2019网赌正规平台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身边,那些离世的亲人

发布时间:2019-11-20 13:50:22  来源: 平阴县安城镇2019网赌正规平台 刘霞 浏览量:0
    当你觉得身边大人多的时候,说明你还在成长;当你觉得身边老人多的时候,说明你已长大;当你觉得身边年轻人多的时候,说明你已老去。
    人,就是这样一圈一圈的轮回。
    还在我幼小的时候,奶奶去世了。在我的脑海里,奶奶的印象并不深,甚至都不记得她的模样。对于奶奶最深的印象就是她去世的时候,天降大雨,我们小孩子躲在偏房的一角,大气不敢出;大人们则在院子里的席棚下,披麻戴孝,哭声连片,个个全身湿透,雨水顺着衣角不停的流着,父亲跪在泥水里,悲伤的脸上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泪水。
    ——奶奶被放在一口黑漆的木棺材里。
    除此之外,对奶奶再无更深的记忆。
    ——这是我记事以来失去的第一个亲人。
    我失去的第二个亲人是姥爷。
    我清晰的记得,上五年级的那年腊月二十一,姥爷突然中风不语,住进了医院。我姨和舅舅们轮流在医院照顾姥爷,我母亲因小弟还在喂奶,姥姥便不让她去医院照顾姥爷。
    大年三十,突降大雪,记得那雪差不多有一尺厚,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雪了。我舅舅和三姨在医院照顾姥爷没回家过年,大年初一早晨,没等雪停下,母亲便早早的打发父亲吃了饭,将馒头、炸鱼、熟肉和绿豆丸子等装了一大包,差父亲给在医院的舅舅和三姨他们送去。临走时,还特意让父亲拿了一根木棍,以预防路上的“拦路虎”。就这样,父亲冒雪去了医院。
    不到二十里的路程,父亲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大半天,到医院时已过了午饭的时辰。当浑身雪白、棉裤湿了大半截的父亲出现在医院时,三姨哭了——“姐夫,下这么大的雪,不要命了!”
    后来,父亲才说,那天去医院的路上,由于雪太大,茫茫四野,一片洁白,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,根本辨不出平时的路基,下山的时候不料掉进了“拦路虎”的大雪窝,挣扎了好半天才上来,还把腰给闪了一下。
    正月初十,姥爷出院了。母亲让我和大弟弟抬着一大块猪肉和一包袱馒头给姥姥送去,一进门就看到了床上躺着的姥爷——眼窝深陷、脸似刀削过似的,瘦的不成样子。才几天的功夫呀,姥爷就病成了这样!
    我和弟弟都有点害怕了,赶紧进了里屋,不敢再看姥爷一眼。
    回家后,隔了一天,就接到了姥爷病危的消息。母亲不顾一切的抱着小弟弟就去了,见了姥爷最后一面。母亲因没能照顾姥爷而哭的死去活来。我也因姥爷的离世泣不成声——姥爷最疼爱我了——没有了姥爷,姥姥家那块桃园乐土也就随之没了。
多年后,正当我要生孩子的时候,姥姥突然病倒。当时,我多么需要母亲在我身边啊!几次三番的催促我家先生去叫母亲来,可是每次都让我失望,我想,母亲姐弟七人,不可能只让母亲一个人照顾姥姥吧?我有些生母亲的气了。直到我坐月子一周多以后母亲才来。虽然觉得母亲有些瘦了,总以为是照顾姥姥吃不好、睡不好累的,也就没多想,母亲也没具体告诉我姥姥的病怎么样了,只是让我安心养月子。
    母亲精心的照顾着我和孩子,天天变换着给我做吃的,我也高兴了。可就在我满月不久,母亲又要回去,我怎么劝都不行,说是挂念父亲,回家看看再回来。说到这里,我还能说什么,只好让先生送她回去了。
    先生回来后,一个劲的责备我不懂事,看我不服气的样子,先生才道出实情:原来母亲是回家给姥姥过“五期”了。前段时间,之所以没来,就是姥姥过世了。姥姥病的突然,去的也快。这突如其来的消息,让我一下子蒙了——怎么可能呢?怎么可能呢?!姥姥最疼的外甥女就是我,还说来城里给我看宝宝呢!先生说姥姥是我生孩子的那天去世的。难怪母亲近来虽然照顾的我无微不至,但总像有什么事似的不那么开心。姥姥去世的消息,一时间让我痛哭流涕,难过的不成样子,非要带着孩子去给姥姥过“五期”。先生劝我说,不告诉我的目的,就是怕我知道了影响坐月子,母亲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让告诉我。我哭的更厉害了——
    最疼爱我的姥姥临终之前,我竟然连见她老人家一面的机会也没赶上。
   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我做了母亲,我的母亲却永远失去了母亲。
难道万物轮回就这么残酷吗?
    后来,我的公公去世。
    再后来,我的先生——我最亲最爱的人——不幸离世。
    随之,婆婆因接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,也撒手人寰。
    此刻,我已不能一一记述。
    此刻,我已泪流满面.....